助力解决水果滞销,它或许会起到关键作用!

LensNews

导语:

你相信有一天果树可以按照你的意愿生长吗?

你让它适期生长,它就适期生长;

你让它适期结果,它就适期结果;

你让它结适量果,它就结适量果;

你以为我在白日做梦,

不是,而是我看到了人定胜天的希望。

正文:

一、初识,第六大新技术开视听

清晨,一杯氤氲的清茶,一个盎然的小院,一位看书的老人,三个元素构成了一副和谐的自然画卷,让人在炎热的海南天气之下,心中顿生一抹平静。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颜老师,没想到四川国光农化股份有限公司的创始人颜昌绪老爷子能够如此平和的开始他的一天,他看起来是那么的柔和,与我心目中想象的当年那个指点江山、带领国光上市的老将军形象相差许多。

“你们来了。”老爷子合上了书,冲我们点头微笑。浓重的四川口音,让我微微一愣,随即莞尔,颜老师还是乡音难改。

物理老师出生的颜老爷子当年纯粹只是想利用业余之便做红薯、柑橘保鲜剂,好让家里的红薯、柑橘能够保存的时间更长一些,没想到在这个过程中,他经过精心研究发现了一种神秘的物质,就是这个物质能让柑橘果蒂能够保持长达半年的新鲜!后来在不断的研究过程中接触到了更过该类物质,即有着现代农业六大新技术之一称号的植物生长调节剂。

“技术宅”的颜老师对这一新奇的东西狂热不已,开始花费大量的时间研究。于是才有了四川国光农化股份有限公司,它成立于1984年,专业从事植物生长调节剂和水溶性肥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产品广泛应用于农业种植、园艺生产、园林养护、林业植保等领域。

植物生长调节剂是一类与植物激素具有相似生理和生物学效应的物质,植物激素是指植物体内天然存在的对植物生长、发育有显著作用的微量有机物质,也被称为植物天然激素或植物内源激素。它的存在可影响和有效调控植物的生长和发育,包括从细胞生长、分裂,到生根、发芽、开花、结实、成熟和脱落等一系列植物生命全过程。

“换句话说,植物生长和人一样,在不同的时间会分泌不同的激素以应对生理的改变。有时人自身无法生产足够的某方面激素时,就会利用一些药品或者保健品进行改善,如糖尿病、侏儒症都与人体激素分泌异常有关。同理,植物生长调节剂的作用原理也是如此,在合适的时间使用合适的植物生长调节剂就可以达到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颜老爷子形象的对笔者解释道。

二、畅聊,解决滞销之道

对目标植物而言,植物生长调节剂是外源的非营养性化学物质,通常可在植物体内传导至作用部位,以很低的浓度就能促进或抑制其生命过程的某些环节,使之向符合人类的需要发展。

这有什么用?

当然大有用处!

中国果业每年都会发生什么问题?

“滞销”

但是滞销的根源在哪里?

产品集中大量上市!

中国果业现状是往往一个或几个地区会集中性的种植某一品类的水果,因为气候相差不大,这一水果基本在同一时间开花结果,有人想要赶早市卖高价,就会销售成熟度不够的果子,但是这样的果子口感太差,时间一久,会令消费市场产生对这种水果的否定情绪,进而损毁这一品类整体的水果链条,所以现在才会有政府规定水果采收日期之类的防范措施。但是同一时间采收,产品集中大量上市,果农基本无利可图。

这种循环因果令人无力,实在不知如何破解,或许植物调节生长剂会让这类事情有了转机。

有的果树枝繁叶茂,却不结果;有的果树虽然结果,却果实瘦小;有的果树开花长梢过多,累及树体。以前果农只能望树兴叹,但如今只要合理利用植物调节生长剂就相当于掌握了果树的生长周期。在专业指导之下,完全可以适当控制果树的开花结果时间(错峰上市),果子结果数量的多少(座果率)以及果实大小(单果重)、商品性(内在品质、外在品质),几乎都可以利用植物生长调节剂去调控实现。

部分植物调节生长剂本来就是从植物中发现、提取,再用回植物上去的,植物生长调节剂具有用量小、效益高、残毒少的特点,一些作物一季只需按规定时间喷用一次 ,有时候每亩用量只需几克或几毫升即可达到调节目的。

“调节、控制、诱导、指挥”是调节剂的作用原理。不理解调节剂的人,总是会认为这个东西好像强行改变了植物生长规律,违背自然,不是好东西,甚至误以为有毒。但我一直相信‘物无美恶,过则为灾’的道理。凡事都有定量,不可过量用之,哪怕是水这种人体必需之品,喝的太多同样会对身体产生危害。有毒无毒和物质无关。酒,少喝对身体有好处,多了就会酒精中毒。植物调节生长剂的应用也是这个道理。”

我国目前已登记的绝大多数植物生长调节剂都是高效、低毒、对环境和生物安全的。其次,植物生长调节剂的用量是非常微小的,比如猕猴桃应用氯吡脲的用量通常为5-10ppm,这是什么概念呢,有专家这样举例说明:相当于将一个小米粒放到两三公斤水中,蘸1000个果子,每个果子蘸完药液就跟人洗过澡一样,相当一部分药液没有被果子吸收,绝大部分是未吸收的,而且在果实生长过程中,还会降解一部分。其农残、食品安全等已经被权威机构检测并解析,合理应用,对人体无毒。

因此,有了合理应用植物调节生长剂不存在有毒的科学性,更多果农可以逆自然而上,自主调配控制水果的上市时间,从而避免产品一窝蜂涌入市场的现象,滞销之痛自然迎刃而解!

三、希冀,未来潜力无限

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农业就已发展到铁犁牛耕阶段,至此农业文明千年来基本停滞于此,到了如今的现代社会还是有很多地方依然沿用这样的方式耕作,遵循四季,看天吃饭。但是一趟海南之行让笔者了解原来现在的农业技术可以让农民在了解自然规律的基础之上善加利用,甚至人为改变果树开花结果的时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真正实现了人定胜天之言。

从农业现代化的需要来看,植物生长调节剂有很大的发展潜力,作为消费升级的新方向,调节剂的市场需求保持较快增长,成本低、见效快、用量微、效果显著、投入产出比高的特性,已经成为各国农业科技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2016年全球植物生长调节剂的市场规模达到15.36亿美元,同比增速为18.15%,预计到2020年将达到18亿美元。

“调节剂的生产、科研成本极其高昂,一般企业很难承受得住,不仅调节剂本身提取、合成就很困难,而且我们还拿出了500万进行调节剂的各种毒性试验,这既是国家的要求,也是对用户负责。因此对于生产者来说,调节剂的生产成本及其高昂。但是与其相反的是,它的使用成本却十分低廉,果农平均每使用1元成本的调节剂,可能会增值20-100元。”

“但有的农户总怕用量少了没有效果,随意加大用量或使用浓度,这样做不但不能促进植物生长,反而会使其生长受到抑制,严重的甚至导致叶片畸形、干枯脱落、整株死亡。每种植物生长调节剂都有特定的用途,而且应用技术要求相当严格,所以调节剂的使用需要对果农进行严格的培训,这也是国光一直在努力去做的。”

颜老师早年为人师,他深知再好的东西都需要正确的使用方法,否则调节剂可能变成双刃剑。就这样,国光创立之初,颜老师就十分重视对员工进行培训,而且还亲手编写技术资料对经销商和用户进行培训。创业至今,国光从没有停止过对员工和用户的培训,每年新生入公司要进行至少一个月的培训,员工每两至三个月要培训一次,年底全体员工还要学习培训近一个月。不仅对员工是这样,国光每年还把经销商、种植户请到公司来培训学习。这种坚持不仅培养了大量的优秀员工和经销商,还给种植户和同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称国光是业内的黄浦军校。

已过古稀之年的颜老师说起公司做法,眼神中透露的光彩异常耀眼。作为理科出身,颜老师深信数据,他说自己只相信能用具体数据衡量出来的东西,这才是科学的依据!为此,国光在重视市场开拓的同时着力投入新型调节剂的研发,还不惜花重金组建了专门研究作物调控技术的国光作物调控技术研究院。颜老师说,产品就是企业的生命,如果不能与时俱进不断改进、推出新产品,就算如今的国光已上市又能怎样?

最后,仍然要给未来植物生长调节剂的使用者说上这句话:“物无美恶,过则为灾”。植物生长调节剂的出现虽给了中国未来农业一个全新的世界,缩短了我们追赶发达农业国家的脚步,但只有科学合理的使用植物生长调节剂,才能让果农不再愁眉不展,让果树不再警惕自然。

(0)

本文由 万果有约 作者:万果 有约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nsNews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