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一斌:做一个好农民,带着一群好农民,把农业做好,做出好的农业产品

LensNews
新一季的褚橙预计将在11月初上市。这是褚时健在今年1月交班后,他的儿子褚一斌第一次正式站到台前,接受市场的考验。

10月13日,在云南新平褚橙庄园的会议室里,2018褚橙销售启动仪式顺利举行。褚老尽管已经91岁,但还是出现在了仪式现场,并全程参与了此次活动。

室外是近4000亩的褚橙基地,果子已经八成熟,果皮上浸透出了丰收的黄,雾霭中一片沉静。这里,是2002年以来所有褚橙故事的起点。

扶上马送一程

完成交接班后,褚一斌正式上位担任云南褚氏农业有限公司(下称“褚氏农业”)的法定代表人,成为褚橙的主要操盘手,褚时健则担任褚氏农业的董事长。

褚橙的走红,与褚时健和马静芬二老密不可分,2012年起,褚橙通过一系列主题营销活动迅速走出云南。而“人生总有起落,精神终可传承”这句话,更是打动了无数消费者,让一颗小小的褚橙,成为“励志橙”。

褚时健所赋予褚橙的精神价值,让褚橙这些年来发展迅猛,在产量提升的同时,质量也在逐年升级。2017年,仅褚橙一个单品,产值就近2亿元。

交班之后,55岁的褚一斌需要面对的是,在父亲巨大的光环下如何让褚橙持续抵达更多的消费者,让褚橙品牌在褚时健时代之后,继续提升影响力和对云南乃至中国农业产业的带动。

在启动仪式上,褚时健和夫人马静芬主动向来自全国的经销商抛出了一个问题:褚橙卖得好,到底是褚时健的名气高,还是果子好?

这似乎是想回答,褚橙品牌的核心竞争力,在褚一斌手里,是不是还会在。

“我说主要还是果子的特色和品质。(我的)名气有一点,但是质量第一,我过去的名气排第二。”褚时健说。

86岁的马静芬一口流利的普通话,逻辑清晰。她接过褚时健的话说,这个问题家人讨论过很多次,结果是二者都重要。“没有褚时健的名字开始时不会卖得那么快,但是品质不好的话,最多骗3年,第4年就不会有人来买了。”

褚时健强调说,褚氏农业的种植基地还是原来新平金泰果品有限公司(下称“新平金泰”)的种植基地,“虽然(企业)名字变了,但是管理队伍还是金泰公司管理的这支队伍,重要的是这支队伍。”褚时健说。

今年早些时候,褚一斌以褚氏农业的平台收购了新平金泰的资产,包括哀牢山上这块近4000亩的褚橙种植基地。

到目前为止,负责这个种植基地生产的7位作业长,工作服依然是新平金泰的旧服装,“接下来会换成褚氏农业的新工作服,但我们的作业长,这几个人没有变。”褚橙庄园经理林安说。

而褚时健,也依然在把控着褚橙的品质,并未从褚橙事业中退出。

“过去这几个月老爷子定了一个调,老基地生产责任交给他,今年的生产由他先管着,让我把其他东西做好。”褚一斌说,过去这几个月,褚时健在确定方向后很能够放手让自己去做,只是偶尔在重点问题上提醒一下。

“我今天91岁了,干不动多少了,但是我希望质量第一。在褚氏农业,接着提高这支队伍。”褚时健说,褚橙还要不断提高质量,不断赢得市场,“市场上我们是靠它(质量)吃干饭的,所以果品质量不能马虎。”

现在,褚时健依然每个月两次从玉溪家里去查看哀牢山的褚橙基地,这块老基地的几位作业长也依然直接与褚时健沟通褚橙生产中的问题。

“我们今年可能还要再砍掉一些果树,现在一亩地有80~90棵,我们希望可以减到70棵。”林安说,最初为了尽快回收成本,褚橙采用的是矮化密植,一亩地有148棵果树,现在为了让果子长得更好,需要不断降低种植密度。

2015年褚橙质量下滑,到了2016年,他们曾砍掉了37000棵果树,从株距1.5米修剪到3米,保证每颗橙子都能吸取足够的阳光和养分。

“我们的理化指标可以更好,甜酸比可以更好地控制,果子表皮的花斑、虫害都需要进一步改善。”林安说,褚橙的质量稳定和提升方面,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褚时健给褚一斌的表现打80分

褚橙,随着褚一斌的接班,终究要走到新的局面里。

作为褚家事业的接班人,褚一斌承认自己和父亲在经营思路上有差异,也认为父亲的精神和管理能力自己需要更多学习,但他也坚持自己过去几十年积累的经验和判断的价值。

当褚时健被问到给褚一斌这几个月的表现打多少分时,褚时健思考了一下,给了80分。他说自己还是有些不放心。

“他们总会把事情想得太好,但是应该把坏事想在前头。”褚时健对记者说。

从褚一斌2012年自新加坡回到哀牢山开始种果树以来,褚时健私下里从未对褚一斌的努力给出正面评价。一直被父亲批评着长大的褚一斌听到记者转述的80分评价时,说自己非常吃惊,觉得打高了。

与褚时健时代的不同,已经开始出现了。

完成交接班后,褚一斌正式上位担任云南褚氏农业有限公司(下称“褚氏农业”)的法定代表人,成为褚橙的主要操盘手,褚时健则担任褚氏农业的董事长。

6年内褚氏农业上市

第一财经:褚氏农业的上市计划有吗?希望达到怎样的规模和盈利?

褚一斌:上市规划是有的,我们给投资者的承诺是:6年之内上市,但具体上市的时机,由我来决定。

我们首先是做负责任的事情。要考虑投资者能不能得到合理的回报和支撑。至于规模能做到多大,有设想,但是要根据市场的情况逐步调整自己。我想要上市的目的是综合的,而不是要融资。上市是多维度的,成为公众公司就可以在公众的监督下,更好地发展。

第一财经:你在推规模化扩张,但是考虑到市场容量,会不会导致价格下跌或者市场不稳?

褚一斌:柑橘类水果的中国市场容量是几千万吨容量,我们才只有1万吨,占比非常小。

我们也会进一步关注年轻群体——近期要推出“云冠橙”就是针对年轻人推出的品牌,这是5年以内的果树产的果子,这样就可以让不同结构的消费者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产品。

销售渠道会采取和褚橙完全不同的渠道,未来线上比例会逐步增加,经销商之间也会有互相的淘汰机制。会考虑新型电商,融合一些理念相同的渠道。

第一财经:你会自己做渠道吗?或者入股渠道?

褚一斌:目前不考虑自己做渠道,我们只要做产业链中的一个环节,做好就够了。

怎样合力、分利,这是目前我主要考虑想要搭建的架构,做好这个架构,把产业链上的企业、机构的力量合起来。但是分利,怎样把利润利益合理平衡地分下去,以更好地形成合力,是商业上最难的事情。

第一财经:你强调规模化扩张,是为了把褚氏农业迅速做大?

褚一斌:“迅速”去掉就对了。

农业还是要一步步走。初期阶段我们还会很谨慎,速度不是第一。品质永远排在第一位。在坚持品质的过程中,找到规模化的通道。

第一财经:但是你引入资本,有声音担心你对资本的热衷,会伤害农业产品自身的发展节奏。

褚一斌:在我的理解中,资本应该为产业服务,而不是产业屈从于资本的需求,这才是一种对双方都负责任的理念。

希望以褚氏农业平台整合家庭资产

第一财经:褚氏农业会是一个家族企业吗?

褚一斌:名字不重要,它首先是企业。社会上向心力最强的结构是以家庭为单元的,但是执行团队,我们要选优秀者,某一天管理者可能是职业经理人。

职业经理人现在已经在考虑了,我一个投资最大的基地,一年多前就基本放手让团队人员独自管理,一年下去的时间只有3、4次。

第一财经:目前褚家各自有公司和基地,这对未来的发展会有影响吗?

褚一斌:好处是有竞争,影响的话就是我们的品牌表达,对消费者会有误导。

第一财经:你们的宣传片中提到,要以褚氏农业为主体,进行家族资产的整合?

褚一斌:外界认为我们品牌有一些混乱,我们也希望将来不混乱了。

市场本身纷纷攘攘,只要能够做到正向发展就可以了。生意归生意,家庭还是家庭。商业理念的不同走向,可以存在的,也是正常的。

第一财经:如何整合家庭资产?

褚一斌:在双方同意的前提下,现金收购,或者股权置换吧。

第一财经:你和父亲在经营理念上有差异吗?会希望超越父亲吗?

褚一斌:我对自己的规划是,做一个好农民,带着一群好农民,把农业做好,做出好的农业产品。

经营方式上肯定有差异,你说老爷子给我打了80分,我觉得打高了。我的理念是,学父亲的东西学个7成,是70分,再加上我过往积累的经验能力有33分,把二者融合在一起。这不是超越,而是现在的经济模式——融合,共享,包括父子之间,也不能用一种排斥的、不信任、不融合的方式。

精神上,儿子永远不谈超越父亲,但是在企业的经营发展上,如果不谈自己的发展,是不负责任的。

希望重构褚橙的产业蓝图

褚一斌希望重构褚橙的产业蓝图,规模化是一个首先的考量。

首先,褚橙的种植规模还会扩大。褚一斌旗下的恒冠泰达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就规划未来4年达到2万亩基地、4万吨产能、7亿元综合产值。

其次,褚氏农业的种植品类也要扩展。“我给自己定了一个任务,多做几个褚橙这样的产品。”褚一斌说,自己不能躺在老英雄身上吃老本,这是他对自己的要求。

2016年,恒冠泰达就在云南德宏州陇川县勐约乡租了7000亩土地,引进了国内外优质杂柑、脐橙、柠檬、柚子等数十个品类,希望筛选适合本地气候、土壤条件的品种推向市场,打造新的品牌。

褚一斌说,已经做了几十种品类储备,会从柑橘类延伸到水果类。

褚一斌还在筹划褚氏农业要实现轻资产运作,主要是输出种植生产管理和品牌管理。

2018年初,恒冠泰达与昆明市农投下属的昆明农业公园开发有限公司达成战略合作,输出种植生产管理,参与后者开发的梁王山“都市特色农庄”项目,布局温带水果的产业发展。

此外,以褚橙品牌影响力和褚橙庄园为中心的游学体系也在探讨建立。

一个多小时的启动仪式之后,褚时健坐车返回玉溪的家里。目前,褚时健的夫人马静芬、儿子褚一斌、孙女褚楚都有各自的基地和公司,形成了包括新平励志果业有限公司、云南沃土果品有限公司、云南实建果业有限公司、云南恒冠泰达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整体而言,已经形成了4万亩的规模化标准化产业集群。

周围的人都说,褚时健的健康和精神状况比之前好了很多,大约是接班人终于落定以及他的成绩,让褚老放下了心里的很多事情。

免责说明:文章来源于网络

(0)

本文由 万果有约 作者:万果 有约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nsNews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