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太阳最近,离城市最远”——来自四川大凉山深处的盐源苹果

四川大凉山深处的盐源苹果有特别的宣传口号——“离太阳最近,离城市最远”。它外观粗糙不大美观,咬开却有晶莹的糖心,口感香甜化渣,被当地人称为“丑苹果”。多年前由于交通不便、信息不畅,丑苹果销路不广,才几毛钱一斤。

四川大凉山盐源苹果,貌丑心甜。

在“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年代,移动互联网的浪潮重塑着丑苹果的命运。一颗苹果的命运流转,从闭塞的大山走向一二线城市的商超,走向每一个喜欢尝鲜的家庭中。

颇有商业嗅觉的农村青年们通过快手短视频平台进行产地直销,被称为95后“带货王”的农村青年阿浪,就是这些青年中的一员。在短视频平台,他与志同道合的老铁们“逐水果而居”,催生了他们和种植户互助脱贫的故事。

95后打工仔成“全村的希望”

一米六的个子,初中毕业,23岁的阿浪恐怕做保安都不一定有人收。而现在家里的老父亲喝醉酒,都会把卖水果创业而小有成就的阿浪拿出来“吹牛”。

十几年前,他家原本是云南文山当地的贫困户,家里主要靠种地栽烤烟为生。而后转移到西双版纳租地种植香蕉,家里日子阔过一阵。可惜后来行情不好,父亲欠了一大笔外债。

在老家的饭店打杂、做烧烤档,之后去了深圳的电镀厂打工,月薪3000元。阿浪父亲最为难的时刻,就是管儿子们要钱。到外省打工的时候,阿浪喜欢搜集一些民族风情照片,“把那个照片上传到快手上,结果点赞特别多,评论也特别多,我就觉得很有趣,就每天上传,就开始就有粉丝关注。”

一次,阿浪在快手的热门上看到丑苹果。它的外观跟红富士等套袋水果比,色泽并不鲜艳,表皮甚至因为有斑点和条纹而显得不光滑;然而横切开爽脆的果肉,中间却结有晶莹的糖心——这是由于日照强烈、昼夜温差大而积累下来的糖分。

慧眼识丑苹果的阿浪。

一个苹果,如此走心。阿浪觉得丑苹果一定会成为一个爆品,颇有前景,于是来到盛产高原苹果的四川凉山州盐源县。盐源县是我国西南地区最大的优质高原苹果基地,苹果生长在海拔2200-2700米的区域,独特的地理位置,四季温润的高原立体气候,雨热同期,纯净甘甜的高原雪水浇灌万顷果园,这是我国高原苹果的最佳生态区。

从去年开始,阿浪就已经在快手上通过销售凯特大芒果、突尼斯软籽石榴等赚到了60万元。看着盐源县山上贫困户成片的苹果园,还有嘴馋的快手粉丝,他觉得大有可为。“通过直播让粉丝更真实地去体验,粉丝能清楚地看到我们从树上采摘苹果的现场,然后下单,再期待水果的到来,他们更喜欢这样的购物方式。” 果不其然,对丑苹果感兴趣的顾客越来越多,阿浪开始集中出单发货。

没有比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青年介绍家乡好货更有说服力了的。“哪里有水果我去哪里,”阿浪说,“我就一个很朴实的农民的形象,我给他们讲故事,他们向我买家乡的东西。”丑苹果销售火爆,每天能卖上百单,比起以前在厂里打工强多了。两年下来,也给阿浪带来很大的成就感。

十一月中旬,盐源苹果收成的好时节。阿浪开着今年买的小车上山探访农户,由于长期“上山下乡”,比起城里的车,他的车有泥土和灰尘,并不光洁,“我把小车开进我的云南农村的老家,他们都说我是全村的希望。”

丑苹果的短视频售卖之旅

盐源县卫城镇大窝村位于镇政府正南面,距县城16公里,近年来大窝村农民在产业扶贫政策的支持下,立足生态环境优势,大力发展以花椒、苹果为主的经果林产业,其中苹果种植面积5600亩,年产苹果2200万斤,产值3300万元。经果林产业帮助全村农民人均增收3万元,大窝村已成盐源县远近闻名的富裕村。

阿浪选择了在大窝村的山脚下租下民房,方便他和他的小伙伴做产地直销的生意——很多看好卖山货的人在快手上看到阿浪,也前来合作,阿浪与素不相识的十余人通过快手相识,一起到各地销售水果。

这些做产地直销的卖货用户之间,因为潜在“竞争关系”形成自发合作的社群,资源共享、信息共享,在群体中形成了链接和社群效应。他们一年四季奔走在全国各地寻找优质农产品,由合伙人寻找产地、产品,提供包装、物流等服务,十余快手用户聚集到产地通过快手销售,按各自销售情况获得收益。他们的到来给当地农民带来苹果季劳动用工的机会,据其合伙人介绍,为了做好采果和包装的工作,他们聘请了当地60多位农民。

今年29岁的果教授曾是煤矿工人,由于不想一辈子呆在煤洞里,想做自己的事业。他曾开饭店失败,通过快手认识了阿浪,如今也走上了卖水果之路。“感觉外面的世界真不一样,”果教授说喜欢现在干活的感觉,他介绍,采果时需要4-5个人监督,挑选果,把病虫烂裂的挑掉。他现在需要学习的是视频拍摄知识。

小流氓出生在一个低保户家庭,爸爸右眼看不见,妈妈脚有伤。曾做过炒菜厨师的他改卖水果之后,从5月底至今销售额40-50万,利润5、6万。他说,还是阿浪卖得最好。

走在大窝村的山头,干燥的秋风吹拂着苹果树的叶子,烈日照耀着大地,唯有沉甸甸的果实静默。阿浪介绍了一条直播视频是怎么拍摄出来的,他觉得自己的拍摄技巧“感觉看起来有食欲”,为了强调原生态,还会把背后的山拍进去。

拍摄时,阿浪会叫上弟弟帮忙,也会琢磨拍摄效果,“太阳从这边照过来,就找一下角度看光线暗不暗。”他笑道。

销售额3亿的扶贫新力量

随着盐源苹果知名度的提高,前来采购苹果的外省老板也不少。大窝村村民杨史都的工作在当地叫做“代办”,即在采购商和果农之间协调沟通。他说跟阿浪合作两年了,“他们只收我们大窝村的,收了30多户的苹果”。

杨史都回忆,七八年前,丑苹果还只是卖4、5毛钱一斤,从前年开始价格越来越高,“前年只有西昌的老板,最远的也只是成都的老板。现在有福建的、深圳的,到处的都有,客户越来越多。”他分析,是快手、微信等互联网平台,让更多人知道了盐源苹果糖心度高、口感好。

在杨史都看来,在大窝村种植苹果,收入高低取决于种植面积和质量,目前工人的成本越来越高,交通依然不够方便。“贫困户也是种苹果为主。再好的苹果,没有良好的交通,依然是一个问题。”阿浪们的到来缓解了交通不便带来的影响,他们驻扎在大窝村山脚,时常开车上山与农民交流。

今年51岁的潘万明是大窝村的建档立卡贫困户的户主。家里收入来源主要来自种植苹果和养蜜蜂。十一月中旬,他家尚有四万斤苹果尚未采摘,不过此前已口头承诺卖给阿浪了。潘万明对阿浪的印象不错,“脑壳比较活跃”。这已经是他第二年跟阿浪合作了。

他回忆以前交通不便时,“种的苹果都是用马驮下去卖,收购商摆一个称,买卖做完了就拿着钱回家。”现在网络发达,老板们的车直接来到果园,不用他自己摘。

不过也有担忧。由于高原苹果长相不太好,个头较小,给人的印象不好——阿浪卖给客户的时候,也曾因为苹果外观遭到责骂,然而吃完之后因为味道好却“回心转意”了。此外,苹果树也最怕冰雹,叶子落下来,把苹果砸坏,糖心度也会变。每年苹果的收成,都牵动着果农家庭里每一个人的心。

丑苹果走向全国各地,当然离不开互联网的力量。阿浪是幸运儿,顺应了潮流的他通过努力和智慧,获得了甘甜的回报。他和团队产地直销的电商模式,促进着苹果等水果的流转,切实帮助产地农户提高了收入。

苹果产业给当地农民提供了用工机会。

快手官方调研显示,约四分之三的平台苹果买家来自一二线城市,八成买家会回购。2018年苹果产季期间,在阿克苏、昭通、凉山约有2万人销售苹果,约产生6万条相关视频,播放量在6000万以上。

据统计,2018年在以上三地,快手平台销售丑苹果规模约为1亿斤,销售额约为3亿元。2018年在快手卖苹果的用户平均年收入约6万元,平均年销量2万多斤,约70%的快手用户在平台卖货后家庭生活水平得到不同程度的改善。

阿浪注册了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哪怕我睡觉的时候视频上热门了,那个购物链接永远都在,别人就能自助下单。我现在浑身充满力量,对未来充满信心。”他说,“希望以后赚钱之后,就给辛苦一辈子的父母开一家水果店,让他们守着养老。”

 

文/南方都市报

(0)

本文由 万果有约 作者:万果 有约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nsNews

热评文章